理論 | 堅持和鞏固黨的文化領(lǐng)導權

堅持和鞏固黨的文化領(lǐng)導權

李文堂

黨的文化領(lǐng)導權思想,是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深刻總結歷史經(jīng)驗、洞察時(shí)代大勢、把握意識形態(tài)工作規律基礎上提出來(lái)的,是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(tài)理論中國化的最新成果。堅持和鞏固黨的文化領(lǐng)導權,是事關(guān)黨和國家前途命運的大事。為此,我們要系統把握、深刻領(lǐng)會(huì )、善于運用這一最新理論成果。

作為一種“軟權力”,文化領(lǐng)導權不同于政治領(lǐng)導權,不同于法律強制,而是通過(guò)文化吸引、說(shuō)服、認同來(lái)產(chǎn)生廣泛而深刻影響的權力。同時(shí),由于任何文化吸引、說(shuō)服、認同、影響都離不開(kāi)器物、符號、信息、語(yǔ)言、表演等文化媒介,離不開(kāi)文化資源的運用,因而文化領(lǐng)導權也包括對文化生產(chǎn)與傳播的領(lǐng)導權。前者表現為文化軟實(shí)力、文化吸引力,如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力量、話(huà)語(yǔ)權等,后者則可通過(guò)不同形式的管理權體現出來(lái)。

要掌握文化領(lǐng)導權,就必須發(fā)揮好文化軟實(shí)力作用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,文化軟實(shí)力集中體現了一個(gè)國家基于文化而具有的凝聚力和生命力,以及由此產(chǎn)生的吸引力和影響力;一個(gè)國家的文化軟實(shí)力,從根本上說(shuō),取決于其核心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生命力、凝聚力、感召力。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傳播離不開(kāi)話(huà)語(yǔ)的建構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,由于西方長(cháng)期掌握著(zhù)“文化霸權”、進(jìn)行宣傳鼓動(dòng),當代中國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存在太多被扭曲的解釋、被屏蔽的真相、被顛倒的事實(shí)。同時(shí),我們的闡釋技巧、傳播力度還不夠,當代中國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的國際知曉率和認同度還不高,有時(shí)處于有理沒(méi)處說(shuō)、說(shuō)了也傳不開(kāi)的被動(dòng)境地。因此,有沒(méi)有話(huà)語(yǔ)權、是否善于掌握話(huà)語(yǔ)權,是一個(gè)國家文化軟實(shí)力強不強的重要體現,是一個(gè)政黨是否善于掌握文化領(lǐng)導權的重要標志?;诖?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高度重視話(huà)語(yǔ)權的建構,強調要用中國理論、中國話(huà)語(yǔ)解釋中國實(shí)踐,立足中國特色哲學(xué)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,建構中國話(huà)語(yǔ)與中國敘事體系。

文化領(lǐng)導權作為一種文化權力,既突出表現為話(huà)語(yǔ)權,也突出表現為管理權。兩者也不可分離,話(huà)語(yǔ)權是目的,而管理權是基礎。擁有管理權,未必就掌握了話(huà)語(yǔ)權,但要掌握話(huà)語(yǔ)權,就得有必要的管理權,在“后真相時(shí)代”尤其如此。話(huà)語(yǔ)權的建構有賴(lài)于相當規模和高品質(zhì)的文化生產(chǎn)與傳播,有賴(lài)于文化管理水平的提高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深刻闡明了堅持和加強黨對宣傳思想文化工作全面領(lǐng)導的重要性,旗幟鮮明堅持黨管宣傳、黨管媒體、黨管文化、黨管教育等,強調增強陣地意識、責任意識,牢牢掌握意識形態(tài)工作領(lǐng)導權,這抓住了文化領(lǐng)導權構建的基石。

堅持和鞏固黨的文化領(lǐng)導權,必須把握好黨的文化領(lǐng)導權的基本屬性。

第一,真理性。堅持真理、修正錯誤是馬克思主義政黨的文化優(yōu)勢。我們黨具有高遠的文化理想,堅持人類(lèi)的基本道義,堅持用科學(xué)理論武裝全黨,用真理的力量動(dòng)員人民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,對一般性爭論和模糊認識,不能靠行政、法律手段解決,而是要靠馬克思主義真理的力量,靠深入細致的思想政治工作,用真理揭露謊言,讓科學(xué)戰勝謬誤;話(huà)語(yǔ)的背后是思想、是“道”。不要為了講故事而講故事,要把“道”貫通于故事之中。只有這樣,我們才能占領(lǐng)文化傳播和輿論斗爭的道義制高點(diǎn)。

第二,人民性。黨的文化領(lǐng)導權代表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強調,做好宣傳思想文化工作,必須講黨性和人民性,黨性和人民性是相互統一的。黨領(lǐng)導人民打江山、守江山,守的是人民的心。掌握文化領(lǐng)導權就是從文化上做爭取人心的工作,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文化導向,守護好人民的精神家園。黨必須與人民同心同德,文化上貼近人民,思想上得到人民的認同,同時(shí)保障人民的文化權益,激發(fā)人民的文化參與和創(chuàng )造力,從而不斷鞏固黨的文化領(lǐng)導權。

第三,主體性。黨的文化領(lǐng)導權要以中華文化主體性為依托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深刻指出,任何文化要立得住、行得遠,要有引領(lǐng)力、凝聚力、塑造力、輻射力,就必須有自己的主體性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關(guān)于文化自信、文化安全與民族精神獨立性等相關(guān)論述,都是對中華文化主體性的深刻思考。這一主體性是在5000多年中華文明基礎上形成的,是黨領(lǐng)導中國人民在中國大地上建立起來(lái)的,具有堅守本根、海納百川、與時(shí)俱進(jìn)的文化生命力、創(chuàng )造力,是我們在當代文化競爭中構建文化領(lǐng)導權的最大底氣。

第四,斗爭性。馬克思主義政黨始終為真理而斗爭。馬克思主義理論就是在與不同思潮論戰中發(fā)展壯大起來(lái)的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,在民族復興的關(guān)鍵期,必須進(jìn)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(diǎn)的偉大斗爭,其中既有硬實(shí)力的斗爭,也有軟實(shí)力的較量。今天全球思想文化相互激蕩、文明交流交融交鋒十分頻繁,而網(wǎng)絡(luò )是意識形態(tài)斗爭的主戰場(chǎng)。隨著(zhù)新一輪信息傳播技術(shù)變革,思想文化斗爭更加復雜,我們必須敢于斗爭、善于斗爭,團結知識分子,善用行家里手,堅持守正創(chuàng )新,堅持立破并舉、以立為本,不斷壯大主流思想文化,牢牢掌握思想輿論主導權。

習近平總書(shū)記關(guān)于黨的文化領(lǐng)導權的新思想新觀(guān)點(diǎn)新論斷,是對文化本質(zhì)力量的深刻洞察,表明我們黨對文化領(lǐng)導工作有了新的規律性認識,為我們堅持和鞏固黨的文化領(lǐng)導權提供了根本遵循。

[作者系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(xué)院)副校(院)長(cháng)]

來(lái)源 | 《人民日報》(2024年05月31日 第06版)